菱泰企業有限公司

老虎机是怎么結构成 - 专属中国线路

Time:16-03-23 08:49:12Click on:
和癌症作斗争:癌症疫苗,免疫疗法的终极梦想 菠萝   本名李治中,清华大学生物系本科,美国杜克大学癌症生物学博士,现担任美国诺华制药癌症新药开发部资深研究员,实验室负责人。爱好科普和公益事业。著有《癌症·真相:医生也在读》,抗癌卫士特约撰稿人。   回复“菠萝”即可查看系列文章   从出生开始,每个人都会接种一系列的疫苗,水痘,乙肝,肺结核,小儿麻痹,脑膜炎等等。这些曾经很恐怖,死亡率极高的疾病,因为疫苗的出现,而变得不再可怕。   我和很多人一样,都有一个梦想:每个婴儿出生后就能接种“癌症疫苗”, 从此家人不再担忧。   这有可能么?要回答这个问题,先得讲讲什么是疫苗。   疫苗的成功,利用的是人体免疫细胞的记忆功能:就像圣斗士不会被同一招数击倒两次一样,人通常情况下不会被同一种病毒或者细菌击倒两次。   相信很多人小时候都出过水痘,这是由带状疱疹病毒(水痘病毒)引起的急性疾病,发烧,起疹子,很惨很惨。但所有人都知道,一旦出了水痘,烧一退,这一辈子都不会再得水痘了。为啥呢?   人第一次被水痘病毒感染后,免疫系统没啥反应,因为没见过啊!所以病毒得以在体内大量繁殖,等免疫系统发现的时候,病毒已经很多,势力很强大了。没办法,这个时候免疫系统只好和病毒展开了大规模,全方位,立体式战争。发烧,起疹子等症状就是这两军斗争的过程。最后当然是免疫系统胜利了,成功清除了病毒。但大自然的巧妙设计不止如此:免疫系统在战争过程中同时牢牢记住了这种病毒的样貌特性,下次一旦有任何水痘病毒再次侵入人体,免疫系统就会迅速应答,把它谋杀在萌芽中,因此一辈子都不会再得水痘了。第一次得水痘的过程,就是人获得对水痘病毒终身免疫的过程。   当然,没人希望各种病都得一遍再终身免疫,受罪不说,有些病还是致命的,没有第二次机会。所以科学家发明了疫苗。疫苗通常是失活的病原体(病毒或者细菌)。疫苗不致病,但长得和真正的病原体几乎一模一样,足以引起免疫反应(所以小孩子接种疫苗后经常发烧)。关键是疫苗也会引发免疫记忆,因此等真的病原体出现的时候,免疫系统会迅速识别并清除,就如同得过这种病一样。   因此,能否开发出有效的癌症疫苗,关键是能不能找到从某些方面和癌细胞相关,能引起免疫反应和免疫记忆,但是又不导致癌症的“癌细胞类似物”。   首先可以肯定的是,不会有“广谱癌症疫苗” 。因为如我前面的文章所说,癌症实际是几百乃至上千种疾病的集合体,每个癌症都不一样,不可能有一种疫苗能预防所有的癌症,就像不可能有一种疫苗能预防所有病毒感染一样。每个癌症疫苗必然只能针对某一类癌症或者某一种基因突变。   现在美国有3种上市的癌症疫苗。按照接种疫苗的时间是在得癌症前还是得癌症后,癌症疫苗分两类,一种是“预防性疫苗”(接种以后能防止癌症发生),一种是“治疗性疫苗”(在癌症发生后,用于防止癌症进一步发展和复发)。现在批准的3种疫苗中有2个是预防性疫苗,分别是预防肝癌的“乙肝病毒”疫苗(80%的原发性肝癌由乙肝病毒导致),和预防宫颈癌的“人乳头瘤病毒”疫苗(几乎00%的宫颈癌都是人乳头瘤病毒导致)(,2)。这两个疫苗很有效,但其实严格来说应该算是病毒疫苗,而不是我们想象的癌症疫苗。只是因为这两种病毒和癌症关系非常密切,所以被冠以癌症疫苗的称谓,也算是炒作概念吧。   第3个疫苗,是第一个FDA批准的真正意义上的“癌症疫苗”:针对前列腺癌的“治疗性疫苗” Provenge。但这个疫苗虽然顶着光环被FDA批准,效果实在很有限:病人接种疫苗后平均存活时间只延长了4个月 (3)。加上这两年出现了治疗前列腺癌的两个革命性特效新药zytiga和Xtandi,使用Provenge的病人大幅减少,生产它的公司(Dendreon)也宣布破产。当年无尽光环,今日黯然出局,不禁让人扼腕兴嗟。   除去被批准的3种疫苗,现在美国还有50多种各式各样的癌症疫苗在临床实验中,和Provenge类似,它们都用某一种“癌细胞类似物” (这个很复杂,这里不多说)来引起免疫反应和免疫记忆。为了方便大家,我整理了其中9种已经在最后的3期临床冲刺阶段的癌症疫苗,请参见下表(精力水平有限,很可能不完全)。有意思的是,由于以往癌症疫苗成功率极低,风险巨大,癌症疫苗的研发目前几乎全是小生物技术公司在进行,多数大药厂都还处于观望状态。但是我相信和最新的免疫疗法新药一起使用,会极大增加某些癌症疫苗的效果,大药厂也许很快会有动作介入这个领域。   大家可能也注意到了,所有临床实验的癌症疫苗都是“治疗性疫苗”,用于癌症发生以后。但是很显然,和传统疫苗一样,预防性疫苗才应该是我们的终极目标。除去病毒相关的疫苗,是否以后会有婴儿就能接种的预防性癌症疫苗?   目前临床实验上肯定还没有,我也没有听说哪个公司有这个狂野的想法,但我没有水晶球来预知未来。从纯科学上来讲,随着我们对肿瘤基因组,和免疫系统工作原理的理解增加,开发针对某些癌症或某些突变的预防性癌症疫苗还是可能的。但有预防性癌症疫苗的开发面临一个很现实的困难:如何做预防性癌症疫苗的临床实验?多数癌症的发病人群在50岁以上,如果婴儿接种疫苗,那就要求做一个长达50年以上的临床实验,才能验证疫苗是不是有效果!?这显然是不现实的。针对这个难题至少有三条路可走:可以开发早期检测预防性癌症疫苗效果的方法;可以推迟接种癌症疫苗的时间(比如40岁?);可以开发针对青少年或者年轻人常发癌症的疫苗(比如某些淋巴癌和脑瘤)。   总之,随着癌症免疫疗法的发展,癌症疫苗领域应该会出现一些让人鼓舞的新星,即便只有治疗性疫苗,如果它们能有效防止癌症扩散和复发,也将是临床治疗上革命性地突破。   :http://www.hepb.org/professionals/hepb_and_liver_cancer.htm   2:http://www.cdc.gov/hpv/cancer.html   3:Kantoff PW et al,. "Sipuleucel-T Immunotherapy for Castration-Resistant Prostate Cancer". 200, The 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   更多疾病相关信息请关注公众号微网站      内容转载自公众号      抗癌卫士   了解更多
------Dividing line----------------------------
Reference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