菱泰企業有限公司

老虎机游戏怎么破解 - 全球最大的在线老虎机平台

Time:16-03-23 08:49:12Click on:
迎战外汇投机 中国“研发”托宾税 204年下半年以来,中国跨境资金的流动情况已经发生了大逆转。在此之前,中国多年致力于管理流入压力,而如今,人们更关心跨境资本净流出的情况下,中国的政策工具箱够用吗?  国家外汇管理局(下称“外汇局”)周二举行新闻发布会,外汇局综合司司长王允贵在回答《第一财经日报》记者提问时表示,从过去一年多应对跨境资金流出来看,目前中国外汇管理政策的工具箱是丰富的、足够的,但有关部门也在研究进一步丰富工具箱,托宾税也是正在研发的工具之一。  “那么,只要是降低跨境资金流动投机的速度,增加投机者的交易成本的相关价格手段,都应该理解为托宾税。”王允贵昨日称,过去外汇局采取了一些政策,未来是否针对短期跨境资本流出采取托宾税,“我们认为不排除,还要研究”。  尽管托宾税理论上可以缓解短期资金大幅流动的冲击,但在国际上也常常面临质疑的声音。比如一些学者认为托宾税治标不治本,还有人认为可能导致交易萎缩。在人民币国际化进程的大背景下,中国对于托宾税的采用仍需慎重。  正在研究托宾税  王允贵周二告诉《第一财经日报》记者,204年之前,中国确实面临着十年左右的长期净流入压力,外汇储备年年增加。在当时的背景下,研发了很多工具,可以说有效应对了跨境资金大量流入对外汇管理和宏观经济政策的压力。204年之后,随着美国加息政策的实施,以及国际金融市场的风云变幻,大多数新兴市场经济体都出现了资本流出压力,中国也不排除在外。  “面对资本流出压力,我们认为现行的外汇管理工具箱应该是足够的。”王允贵对记者称,这套工具箱里面包含着很多种工具类型,比如说对现行的已经开放的经常项目管理,依然是强调要有真实性、合规性;第二,对于资本项下开放的项目,外汇局是通过留痕管理,要求市场主体在银行办理业务的时候进行登记;第三,对于部分开放的QFII、QDII等业务,通过和相关部门联合审批、联合监管,也取得了很好的效果。  不过,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执行院长刘元春对本报记者表示,在对资本流出的监管方面,中国还是缺乏经验的,也缺乏常规性的举措。未来一段时间,中国特别需要摸索对于资本流入流出的宏观审慎监管体系,对于非法资金流入流出的打击和管理水平也需要进一步提高。  王允贵昨日强调,在下一个阶段,有关部门依然会研发相关的工具,包括托宾税。  托宾税是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詹姆斯S托宾(James Tobin)972年在普林斯顿大学演讲时首次提出的税种,旨在对现货外汇交易征收全球统一的交易税,从而减少纯粹投机性交易,降低资本流动的速度。  “托宾税也是我们工具箱正在研发的工具之一,国际上的有关经验也是多种多样的,包括拉美国家实行的金融交易税。去年人民银行对远期售汇征收的无息存款准备金等有关政策试点,我们也认为取得了很好的效果。”王允贵告诉《第一财经日报》记者。  推出仍需谨慎  另外,央行官员还曾在其他场合谈及托宾税。  央行副行长易纲曾撰文称,为防范异常跨境资金流动风险,将深入研究推出中国版“托宾税”、无息存款准备金、外汇交易手续费等价格调节手段,抑制短期投机交易,继续出招稳定人民币汇价。  刘元春告诉《第一财经日报》,托宾税是在非常时期用的,为资本的进入或出逃增加摩擦,对投机资本、高频资本制造障碍。  王允贵也说,过去巴西、阿根廷等国家,对金融交易采取金融交易税,但是效果也是短期的,有些东西可能还要进行评估。中国肯定也要学习和借鉴国际经验,特别是理论和实践中的经验。在不影响正常贸易投资便利化的前提下,对短期的投机性资金,增加其交易成本,采取一定的相关政策措施,都应该予以考量。  事实上,目前仍有不少观点对托宾税持谨慎态度。  比如刘元春就称,托宾税会对一些正常的金融交易造成影响。根据此前的经验,往往是一些小国在特殊时期使用,但是对于中国这样的大国,目前基本上没有用过,因此使用这种工具要很慎重。  华泰证券宏观分析师宋雪涛在研报中称,从使用托宾税的国际经验来看,托宾税用于控制本币升值的效果要强于控制本币贬值,控制资本流入比控制资本流出容易。而作为控制跨境资本流动的临时性措施,适用于短期抑制投机性的资本流动,长期执行托宾税的结果是损害金融市场效率或避税严重。  牛津经济研究院(Oxford Economics)亚洲经济部主任高路易(Louis Kuijs)则表示,人民币的国际化有赖于国际上对中国金融政策有一个积极的看法。因此,像托宾税这样的措施如果沟通不当,在国际上恐将被视作是倒退。甚至还有海外分析人士认为,如果措施覆盖大量交易,则将有损人民币的国际吸引力,降低投资者对持有人民币资产的兴趣。  跨境资金流出压力趋缓  在昨日的发布会上,外汇局也宣布了最新的外汇收支有关的数据监测情况。数据表明,近期跨境资金流出的压力明显缓解。未来一段时期,跨境资金流动有望总体趋稳。  外汇局国际收支司副司长王春英在发布会上称,外汇局始终保持比较高频的监测,每日都会就方方面面的数据进行观察和分析。通过工作日或交易日进行日均测算,剔除2月份春节假期因素看,、2月份流出压力也是逐步趋缓的。  王春英向记者通报了最新的监测数据:截至3月8日,日均结售汇逆差较2月份继续下降9%,跨境资金日均净流出比2月份下降30%,外汇资金日均净流出下降79%,甚至某些天的外汇资金还是净流入的。  实际上,根据央行和外汇局已经发布的数据,比较205年2月、206年月和2月三个月,跨境资金流出的压力已经有所放缓。  首先,外汇储备降幅在上述三个月分别为079亿、995亿和286亿美元。其中,2月份储备降幅较月份收窄了7%,月末外汇储备余额为32023亿美元;其次,结售汇逆差也逐月收窄,此前三个月非银行部门结售汇逆差分别为88亿、694亿和350亿美元。其中,2月份逆差较月份下降50%;第三,从跨境资金净流出来看,以上三个月非银行部门跨境资金净流出分别为725亿、558亿和305亿美元,外汇资金净流出分别为40亿、20亿和05亿美元。其中,2月份跨境资金净流出较月份减少45%,外汇资金净流出减少48%。  与此同时,人民币汇率逐步趋稳。206年以来,境内外人民币对美元汇率先弱后强,月份小幅下跌、2月以来趋于稳定,境内外价差也进一步收窄,人民币名义有效汇率保持基本稳定。  截至3月2日,由外汇交易中心编制的CFETS、BIS、SDR货币篮子的人民币名义有效汇率,分别比205年末下降2.8%、2.5%和.5%,幅度并不大。  王春英进一步解释称,当前市场主体的本外币资产负债调整更加平稳。一方面,藏汇于民速度在减缓,2月份外汇存款余额增加83亿美元,比月份少增了3亿美元。另一方面,企业偿债节奏也有所放缓。例如,从进口跨境融资的余额来看,2月份下降25亿美元,比月份降幅收窄了72亿美元。  “未来一段时期,跨境资金流动有望总体趋稳。”王春英表示。来源一财网)
------Dividing line----------------------------
ReferenceNews